8
【039】至真至简的时钧先生——马正飞
时间 : 2017-03-20 15:21 来源 : 南工好故事 作者 : 南工高等教育发展研究院(IHED)  点击 :

欢迎阅读、点赞、评论、转发,欢迎大家一道参与“南工好故事(网址:http://ihed.njtech.edu.cn/a/Bulletin/20160607/163.html

 


 

【编者按】 生活至简至淡,性情至真至善。马正飞老师从理发、拎包、催稿这样的点滴小事着眼,追忆时老先生的音容笑貌。一位平凡而伟大、可爱又可敬的长者形象跃然眼前。

 


 

No. NCDDR039

讲述人:马正飞,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吸附分离研究所。主要研究方向:化工分离过程、多孔材料制备及表征和计算机在化工中的应用、化工过程的模拟与优化。研究开发工作包括:吸附分离过程、吸附、催化等多孔材料的开发研究与表证、污染物的治理过程、化工过程的模拟计算与优化以及分子模拟等。先后参加和主持多项国家和省部级项目,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各一次。负责的《工程应用数学》课程获江苏省培养创新工程优秀课程,并获江苏省教育厅教学成果一等奖。先后在国内外公开刊物上发表论文超过百篇,主编先后出版教材三本:《数学计算方法与软件的工程应用》(化学工业出版社,2002)、《化工英语》(东南大学出版社,1999)和《化学化工信息检索与英语阅读》(化学工业出版社,2015)。

整理人:潘林庚、视觉1501王育琦

提交日期:2017年1月

 


 

至真至简的时钧先生

                 ——马正飞


 
我1978年考进南京工业大学,1982年读研究生,1985年毕业留校工作。那时工作比较忙,暂时未考虑在职读博。直到1994年,机缘巧合,我有幸成为时先生门下的一名在职博士生,直到1997年顺利毕业。我差不多是时先生的最后一届学生。
 

不忘初心,耄耋入党

 
最感人至深的是先生九十高龄入党那一幕。直到现在,我还清晰记得时老先生入党时的场景。时先生当时加入的正是我所在的党支部,那次支部会就是在隔壁203室开的,彼时彼景,斯人斯语,给予我很大的震撼,记忆犹新。老先生动情地说:“有生之年,能够实现入党的夙愿,是我最幸福的事情。这是党和人民多年来对我培养和教育的结果,我将为党的教育事业奉献出我所有的智慧和才能。”言辞之恳切,无不令在场之人动容。
 

亦师亦友 生活至简

 

时老先生是一位对生活要求非常简单的人。老先生从来不到理发店去理头发,让我们几个学生帮他理。就我所知道的,从七八十年代开始,都是由一位比我高一届的叫范忠良的师兄给老先生理发的。后来范师兄去加拿大了,就由我接替为时先生理头发了。有时他还会跟我打趣道:“小马,我这里的头发还有点黑嘛。”再比如,时先生平时总是拎一只小包来上班,我们看到了想要帮他拎,他却次次推托:“哎,不要不要,我唯一的一点负重还要自己拿。” 

 

因材施教 讲求效率

 

时先生一生育人无数,在指导我们这群学生的时候总是因材而施教。比如老先生在教导我的时候,就充分考虑到我的能力和水准,要求我在论文上下功夫。我因工作比较忙,难免耽搁论文的进度,老先生知晓情况,但也希望我能早点毕业,于是他每每见到我便再三敦促,“你的论文可以出来了,抓紧啊”;或者是“你的论文什么时候拿出来啊”,如此种种。也正是在老先生这样不断的敲打、栽培之下,我得以三年顺利博士毕业了。

顶一下
(8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