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045】潜心治学、扶持后学——朱旭蓉谈时钧先生
时间 : 2017-03-20 16:04 来源 : 南工好故事 作者 : 南工高等教育发展研究院(IHED)  点击 :

欢迎阅读、点赞、评论、转发,欢迎大家一道参与“南工好故事(网址:http://ihed.njtech.edu.cn/a/Bulletin/20160607/163.html

 


 

【编者按】一千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们从众人的访谈录中,从不同的侧面,捕捉到时钧先生一些共同点,如严谨、严格、严肃,可爱、可亲、可敬,工匠精神与奉献精神,忠于党、忠于人民的科教事业,为国家化工学科发展倾注毕生心血,等等。此番在朱旭蓉的访谈材料中又有了更深的体会:一是时先生对青年教师不遗余力的扶持,急国家之所急、想他人之所想,改革开放后即推动青年教师立足学术前沿、积极参与国际交流合作;二是时先生对青年教师潜移默化的影响,在非常艰难的处境,仍坐得冷板凳、做得真学问,这种示范作用是显而易见的,但又是润物无声的。

 


 

No. NCDDR045

讲述人:朱旭容(女,教授,硕士生导师。化学工程与工艺系。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的合成、分离提纯工艺和设备设计。曾获化学工业部和江苏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各一次,南京工业大学第二届师德十佳、优秀班主任,化工学院优秀导师班主任、优秀班主任。)

整理人:彭光成、生工类1502张梦篮

提交日期:2017年3月

 


 

潜心治学、扶持后学

——朱旭蓉谈时钧先生

 

我1974年进入南京化工学院有机系,与时钧先生同在化工原理实验室,并且同在一张实验桌共事两年多。那时他被扣上“双老虎”的帽子,搬离学校的房子住到下关。他生活上严格自律,每天一早在上班路上买些烧饼油条,提前5-10分钟到达实验室吃早饭、打扫卫生。彼时他处境艰难,没有资格教学生,六十多岁的老先生就这样独自一人整天呆在实验室,心无旁骛地做实验。他那时已经开始做有关膜分离的文献查阅和小试,总是随身携带一个本子随时记录,十分严谨。

 

1978年,我通过了出国进修的考试后,经领导审查批准获得了到日本进修的资格。时先生很热心,以培养青年教师为己任,主动让加拿大的陆志禹教授(时先生的学生)转请东京都立大学的平田光穗教授推荐我,还亲笔写了推荐信。正是在时先生的帮助下,我得以在日本东京都立大学顺利完成两年的进修。在进修期间,我经常写信向时先生汇报学习情况。 

 

时先生有一套长远的计划。他敏锐地捕捉到改革开放的时代脉搏,并提前布局对国外先进技术的引进,经常教导我要和日本教授加强联系。因此回国后,我被调到化工热力学教研组,先后联系了5位日本教授(日本大学小岛和夫、加藤昌宏和枥木胜己,日本都立大学长滨邦雄,鹤田英正)来学校讲学。他们的到来,给学校的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带来了新知识、新思想。正是由于时先生的远见卓识,我与日本都立大学长滨邦雄联系后,从日本引进了一套高压气液平衡设备,为此后的博士生培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时先生治学与教学都非常严谨、敬业乐学,令人钦佩与感动。彼时他主要教化工原理,对学生非常严格,考试之前不会透露任何考试范围,不允许任何投机取巧的行为,而且出试卷的题目至少有一道非常难。因此学生们都学得很扎实、丝毫不敢放松学业。除此之外他培养的青年教师上课一定要求提前试讲,在这样的督促下他为化工学院创造了严谨务实的学术环境与文化氛围。

 

时先生,与他在一起共事时间长了,就会觉得他非常和蔼可亲。是学生的良师,亦是益友,传道、授业、解惑,白发苍苍却笑意盈盈,当为一代大师。

顶一下
(17)
踩一下
(51)
75%